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推荐小说 >
幸福是彩虹的模样
时间:2016-12-01   来源:未知   作者:demo1  点击: 次

摘要:

    武汉新市民网讯:一,相遇 默语是个安静的 女孩 ,她喜欢看着天空,喜欢望着远处,安静的坐着,像她的名字一样默默不语,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总是流露着一种真诚,善良与安静

武汉新市民网讯:一,相遇

默语是个安静的女孩,她喜欢看着天空,喜欢望着远处,安静的坐着,像她的名字一样默默不语,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总是流露着一种真诚,善良与安静,她不怎么说话,别人,也不忍心去打扰她。

默语来到这座城市是鹏飞接的站,在车上时默语看到距离公司不远处有一个公园,那里的花开的刚刚好。默语喜欢有花开的地方,这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安抚了默语对新环境的恐惧感。

晚饭后,默语本来想和舍友们打了个照面,然后结个伴到公园走走。宿舍里却空无一人,大家都在上班,现在的时间要不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要么在加班,也或者在吃饭。默语便一个人来到公园散步。

这个季节,整个城市都是美的,更何况是公园,这个被能工巧匠们呵护着的小花园。这里的花只有一个品种,但是却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郁郁葱葱,整整齐齐,狠狠的开满了公园的每一个角落,公园不是很大但是有这些花儿的点缀,散发着一种无法掩饰的神奇之美。除了花儿的颜色之外,眼下就是一条条清晰小径,悠悠然然的弯弯曲曲,一直弯像公园深处。阵阵晚风掠时参杂着花儿香的气息。偶尔有三三俩俩的人说说笑笑的走过。默语很喜欢这样祥和的感觉,她时而凑上去闻闻花香,时而做出扑捉蝴蝶的架势,抓不到也是满心的欢喜。时而又捡起地上落下的花瓣,摊开手掌,让柔柔弱弱的花瓣在春风里再飘落一次。这样的景色真是把默语美到心醉!

“原来,你在这里呀?”此时默语正探着身子,扶起,被挤在一起开放的花儿们压弯的枝条。听到声音后默语犹豫了几秒才回头,因为她不确定这个声音是不是在问自己,默语若有所思的回过头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着她,微微扬着的下巴,垂着眼睫,带着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的模样。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嗯啊,嗯!是的”默语转过身来,正视这个帅气的大男生。微笑的回答道。

“我叫,楚鹏飞。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默语这才看清,原来他就是今天下午公司安排来接自己的那个男孩。由于当时鹏飞在开车,默语坐了一段时间的汽车有点累了,虽然俩个人呆在车里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到了宿舍后等默语把带来东西整理好后却发现这小子已经不在了。

“嗯,是的,今天是你接我,还没和你说谢谢呢。”默语微笑着回了一句,默语本来是想说一些,初来咋到请多多关照之类的话,但是看鹏飞的样子,虽然高大帅气,但是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还没大过自己,默语就没有多说其他的话。

“在这里我比你知道的多,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来。”鹏飞像是特意来说这句话的,也像是看出了什么。本来就是一个帅气的大男生用自己的方式在和自己说话或者说是在炫耀,但是默语却觉的,他更像一个长者在叮嘱。

“呵呵,嗯!”默语微笑着回了一句。

二人就在悠长的公园小径上边走边聊天。很自然的走着就像是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

“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不去上学呀?”默语凝视着鹏飞的脸,等待他的回答。

“我大伯家的二哥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我是休学期间来公司帮一下忙,顺便挣点学费!”。他没有什么表情,眼神是冷的,在最深的深处,似乎是一片凌波微微的海。海里有一条孤单的游鱼。

“哦。这样呐。”默语这才知道,原来他是老总的亲戚。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她,不能再追问什么了。

“那你呢?”鹏飞,问道。

“我呀,毕业以后妈妈嫌学校分配的工作地太远,就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城市给我找了个活干,嗯哼。就是这里唠!”默语回答的口气有一种少女时期无法掩饰的青涩与俏皮。

呵呵。。。。。。于是公园里飘出了一阵欢快的笑。

初春的风柔柔的掠过,仿若是一条丝滑的缎子,带着些许的力度,从默语的指间悄然划过,默语下意识的去抓却抓了一手空。默语和鹏飞说说笑笑的走在公园的小径上。默语时不时悄悄的看看鹏飞的脸,本来就是一副稚嫩的面容,这样深沉语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二:默语,小薇,鹏飞

城市的美丽,崭新的环境,忙碌的工作和好多美好的事物都一股脑的钻进了默语的生活,默语手忙脚乱的接纳了一切,于是一大把大把的时光被默语甩到了身后。默语对身边的一切已经不再陌生。包括她的舍友小薇。

公司的后院是活动中心,大家一般闲暇时来这里取乐,这里可以在长椅上闲聊,可以打羽毛球,也可以看看几位帅哥打篮球。是的,刚开始的时候小薇是这样和默语的描述的。后来默语和小薇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晚饭后,小薇和默语来到活动中心,默语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腰上系着一条黑色的腰带,把她魔鬼般的身材诠释到了极点。一头披肩的长发很自然的散落在肩上和胸前。显得清新自然又不失淑女的气质,而小薇,牛仔裤体恤衫扎着高高的马尾辫。显得的落落大方又充满了阳光的气息。俩人在长椅上坐下。来来回回的行人时不时的回头看看默语和小薇,她们俩长的不一样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一张美丽的脸庞。除了那些暴饮暴食使身体走样的女孩们还有骨瘦如柴要什么没有什么的女孩来说,确实她们俩是一道夺目的风景线。

“默语姐姐好多帅哥都在看你呢”小薇坏笑着用矫情的声音和默语说到。

“明明是在看你好不好。老给我背黑锅。”默语翻着手中的杂志,不屑的回答到。

“本来就是么,男人都喜欢穿裙子的女孩。再说了,我才不用他们看呢,我只要吸引鹏飞就好了。..........默语快看,鹏飞在打篮球呢......”小薇像发现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猛的抓住默语的手,指着打篮球的方向,一股脑说了一大堆的话。

“看到了,他不是每天都在打篮球给你看么,惊奇什么?小花痴一个。”默语不屑的说了一些话,是真的在说话,还是在敷衍心不在焉的小薇,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心里一闪而过的却是初次见到鹏飞时他的面孔,直直的望着她,微微扬着的下巴,垂着眼睫,带着淡淡的笑意。初春到盛没有经历多少时间吧,对,没有经历多少时间,要不然,初次见面的容颜怎么还会如此清晰?

默语回过神来,没有人注意到她脸颊绯红的样子,她悄悄瞄了一眼,全神贯注的小薇,突然心里涌上一种愧疚?失落?还是别的什么,默语自己也说不清楚。默语想调整在的心情再看杂志,只是跳跃的字符却怎么也看不进脑子里。默语索性和小薇一起看鹏飞打篮球.矫健的身躯在篮球场地上跑跑停停,或是进攻或是防守,小薇紧紧的抓着默语的手,好像比鹏飞还要紧张。默语和小薇坐的长椅就在篮球场地的不远处,好多人都时不时的回头看向她们俩,但是鹏飞却始终没回头。小薇看的津津乐道,默语却稍稍的有点失落。

其实默语讨厌这样的自己,鹏飞比自己小三岁,她不希望自己对鹏飞有别的什么情感,她悄悄的警告自己,只能用姐姐弟弟的方式去爱他。默语悄悄的在自己的心灵上设下一道墙,一道让自己无法越过的墙。她的松了口。像是解决了一件大事那般。默语轻轻的合上手中的杂志,望向远方,夕阳的余晖染红的半个西天,几朵闲云,披在金纱,轻轻柔柔的游动,一般,幻一般。

三:默语的男朋友

来到这家公司后,默语用她文文雅雅的气质折服了不少的人,还写得一手好文章,看是一件平淡的事情经过的手笔就变成了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常常被夸赞,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胸怀!惹得公司的一些长者对她疼爱有加,便陆陆续续的给她介绍对象,而这些对象都是领导们的侄子呀,外甥呀之类的人物。默语虽然文文雅雅但是她也是新时代的时尚女孩,她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认识自己的另一半,但是大人们的热情,实在让她不好推迟。于是便被安排了各种各样的“相亲会”。

这个袁平就是其中的一个,听说是妈妈托二舅的什么朋友把这个小子带到我身边的。小薇和鹏飞听到默语的描述后笑的直不起要,小薇还打趣的说,这小子如果再远些你们将来生个孩子就是混血儿了。小薇笑的前仰后俯,时不时的还爬在鹏飞的肩膀上,这也真是的。这段时间忙着应付约会的事情,她们俩个什么时候在一起了,默语完全不知道。鹏飞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搭在小薇的纤细的腰间,默语想大方的接受然后坦然的面对,然后替他们高兴,别且祝福她们,但是她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目光躲躲闪闪想避开什么,又想看清什么,别别扭扭的就是大方不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取笑我了,我要去赴约了,就不打扰你俩了。”默语若无其事的说着,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无所谓,默语伪装的太像,像到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来到约好的地点,默语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男孩。大概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若生在古代一定是一位分度偏偏的侠客。可惜他是现代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裤,搭着一件灰色的杰克上衣,眉清目秀,宽实的肩膀,看上去还是很精神的一个人。传说他是中学的体育老师,在默语的眼里他比想象中瘦了些。

“嗨!过来了?这边坐!”这个大气的貌似熟人的男生就是袁平。从来没有见过面却表现的像认识了很久的老友。在一张小桌子上俩个人相视而坐,这样的相遇难免有些尴尬,默语想也许他也是被那个叔叔呀大爷呀的逼着来的吧。想着想着默语觉的好想笑。还好袁平找了些话题,俩个人谈谈美食,谈谈工作,没有那些俗气的自我介绍,和各自的家庭介绍,虽然初次见面默语也没有那么紧张。比起前几次扭扭捏捏结束的约会,这一次还算圆满。回到宿舍后默语和小薇讲了今天约会的事情。小薇坏笑着说到:“好了好了,、喜欢就好了。”

后来了默语和袁平开始联系了,俩个人都在一座城市但是都忙着各自的工作,他们每天发短信,或打电话,袁平偶尔也来看看默语。给,默语和她的朋友带一些自己做的好吃的,带一些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小礼物。俩个人小聚一会,默语觉的这样的日子也还算美好。

四:花开的声音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又是一季,秋凉。默语手里拿着袁平刚刚送来的小兔子一个人,坐在公园的落叶上,微微的仰着头,看着远方的天空。高而清澈的天空,没有丝毫的渣滓,偶尔会有几只,大雁高呼着结伴飞过,阵阵凉风掠过,片片落叶,在高空中飞舞,就像千万只曼妙飞舞的碟,落到默语的肩上,或是手心。暖暖的夕阳仿佛只落在她一个人身上,不是刻意,却也成就了一副唯美的画面。默语常常用文字记录点点滴滴的感动,这个秋仿佛就她的季节。秋就是这样的,它只给了这个季节一汪凄寒的蓝。高高的宁静着没有声响,所有的花花草草演绎这生命完结前迷人的谢幕。她平静着,一副漠然的样子,在乎的也许只有耳边那些无法捕捉的风。

鹏飞看着默语,看了很久,久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时间,只是夕阳,悄悄的隐去了,把半个西天的闲云照的通亮。。

“鹏飞在看什么?一动不动的?”小薇的声音从后面穿了。鹏飞回头看了一眼小薇,长长的松口气,好像是刚刚想起要呼吸这件事情。小薇,鹏飞,和默语是好朋友,大家常常在一起,小薇早发现鹏飞对默语的那种情感,而鹏飞也从不掩饰,他常常和小薇坦白说“我喜欢默语,默语也是喜欢我的。虽然她从来不表现出来,但我就是知道。因为年龄的上的差距默语不愿意接受我,我可以让她找到自己满意的另一半,但是如果找不到,就算她不接受我也要守护她。”

“那我呢?”小薇是在乎鹏飞的,但她小薇总是这么没心没肺的问。

“你可以排队”鹏飞也回答的没心没肺。

小薇知道鹏飞的心里只有默语,而自己只是鹏飞名义上的女朋友。小薇看着鹏飞深情的目光注视着默语。心里真的是难受极了。她希望鹏飞此时此刻,能重视自己的存在,然后说些好听的话哄哄自己,哪怕,哪怕是假的也好。。她知道这些也就想一下罢了,她顺着鹏飞的目光看去,一个娇弱的身子,荡在亿万次的落花声里,经不起秋的洗礼,但却坚强的让人心疼。就算默语占去自己心上人的心。小薇对默语没有恨意,小薇在想,如果默语对鹏飞表现出一点点的眷恋,自己就退出。小薇深深的松了口气。

“鹏飞你听过花的声音吗?”小薇微笑的问到。

“花开,呵呵,花开怎么会有声音呢。”鹏飞不屑的说到。

“不,花开其实是有声音的。我听过”小薇深层的说。

“在阳春,听过花开的声音,怒吼着,挣扎着,用尽全部的心力撑开层层花瓣,我附耳过去,听到的是她们生命的怒放。一种醉人的厉声。只是,这样的美丽却只是为了酝酿一场生命完结前最迷人的谢幕。就像现在这样”小薇认真的说着。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默语感叹到。

“原来,完结也可以这么美”

“还好,来年又是春光,它们会重生。那将会是又一场惊天动地的美呀!”鹏飞望向小薇,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刻他满眼满心都是小薇,而说这些话,也是希望小薇不要伤感

五:你到底爱我吗?

秋天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它褪去了春雨的缠绵,撇清了夏雨柔情,带着些许的凉意丝丝缕缕的飘洒而来,把一个金灿灿的秋洗刷的更加靓丽。默语和袁平撑着一把碎花伞走着公园外满是落花的小径上。

"默语你想过我们的未来吗?”袁平突然问。

“还没想过呢。”默语回答。"干嘛问这个呀?”

“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哼!其实不是你没想过,只是你没打算把我规划在你的未来吧,或者说,你的规划的未来没有我的存在。”袁平说的话有些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怎么会呢。”默语苦笑着回答。

“怎么不会,我觉的你根本不爱我。”袁平的语气依然平淡,但是好像多了点无奈或者别的什么?

“袁平你怎么回事呀,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呵呵,林默语,那我问你,你和我说过我爱你吗?你有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吗?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有时时刻刻的想过我吗?我突然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时你有惊喜过吗?你都没有,默语,在你的生命里我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袁平的言语中有了情绪上的波动。

“不是这样的,我,我是爱你的,只是,......”其实默语很珍惜眼前这男孩,用妈妈的话说,袁平是个很不错的结婚对象。不论是家庭,人品,还是工作,都让默语觉的很满意,所以她努力的辩解着。

其实默语想过自己的未来,她想将来把父母接到身边来,她想过让自己的妹妹上哪一所重点中学,她甚至想过,自己的房子前一定要有一篇空地,闲无事种种花......,只是这一系列的计划好像都是她一个人。袁平呢袁平在那里?此刻面对袁平一系列严肃的问题,却找不到一个可以为自己辩解的理由。她很少给袁平打电话,也很少时时刻刻的牵挂他,就算他突然出现了,也只是微笑相迎,难道此刻默语可以说,是你不需要关心所以才不关心的吗?真是可笑的理由。

“对不起,我以后会改的。”

“哼!默语你爱我吗?"袁平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面带微笑的期待这回答,有起有伏的语调,拉长了许多。

“当然了”

“那你证明给我看”袁平突然停下脚步,稳稳的站在默语的前面,摆出一副要默语吻过来的架势。若是平时默语可以一笑而过,不去理会他,甚至可以捶他几拳,把他推开,但是此时默语突然觉的有点慌乱,袁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严肃过,就算是说的同一句话也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气氛。

其实袁平是个很细心的人,有时候默语工作累了,他会为她送来热腾腾的鸡汤或者鱼汤,当然了宿舍的MM们也会跟着沾光,她们总是一边喝一边夸赞袁平的手艺好,还调侃说:将来,默语就不用下厨房了。袁平也总是跟一句,“知道你们都爱喝我特意多带了些,慢慢喝哦。”每每此时默语不得不承认,她是开心的,甚至是幸福的。

她没想到,和袁平之间会一天,走到如此尴尬的地步。她觉的有些悲哀,明明俩个人还在一起的,却隐隐约约觉的俩个人的关系走到了尽头。

她突然想到了鹏飞。想到了他宽实的肩膀,和明朗的笑颜。心里一阵阵的酸楚,眼泪漫出了眼眶。默语曾经把自己的初吻编织像落花一般唯美,从来不曾想过,会被逼的如此狼狈。她很想知道袁平为什么会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但是此时袁平显然没准备给她机会询问。

默语渐渐的靠近袁平,有那么一瞬间她觉的自己好卑微。还没等默语站稳脚突然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接着袁平倒在泥泞的地上,碎花伞也跌落在地上俩个人扭打在一起,等默语缓过神来才看清楚那是鹏飞。她拼命的阻挡,带着哭腔大喊,“不要打了,鹏飞不要打了”但是每次都被鹏飞有力的胳膊挡着无法靠近,,前一秒还干干净净的碎花伞,一下就被她们踩到脚下,提到路边,三个人纠缠在一起,打累了才停下手。默语站在他们俩个人的中间,看看气喘嘘嘘的鹏飞,再看看被打的有些狼狈的袁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袁平这么没有由来的被打了一顿,真是气愤,但是他一点都不觉的奇怪,心细如尘的袁平早知道默语和鹏飞之间那种微妙的情感,只是,默语的真诚与善良,吸引着他,只要默语不离开,他有信心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而此刻他忽然后悔的了刚才的举动。他看看了默语,无奈的笑了笑。擦擦嘴角的血,带着满身的泥泞离开了。

六:这也算失恋吧!

袁平转身离开的时候,默语不管鹏飞的阻拦,追了很远,一直到,袁平开出去的车溅她满身的泥泞。袁平心里清楚,他喜欢眼前着这文雅善良的女孩,如果不是上次袁平问起小薇和鹏飞的关系时,默语有那么几秒钟慌乱,本来什么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上次,默语在紧急关头喊出了鹏飞的名字,袁平死都不会把她逼的像个无人怜爱的孤儿。

袁平隐隐约约的从反光镜里看到默语的影子,他踩了一脚油门想尽快离开默语的视线。开着车混进了来来往往的车流中。

飘飘洒洒的秋雨还在丝丝缕缕的落下。默语站在原地很久,落下的雨点转进了她单薄的衣衫。鹏飞走过来,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默语的身上,然后坐在用水泥砌起来花池边上,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默语很少见鹏飞抽烟,也不曾见过他吐烟雾时,流露出的痞性。那一刻她读不懂他满脸的深沉。甚至也读不懂自己。

默语不小心看到,鹏飞胳膊上有一道血色的伤痕,一定是刚才打斗是不小心被什么划的。

“疼不”默语问。鹏飞却像没听到一样,不去理会。

“不要坐在这里了,太凉”默语又说,但是鹏飞依然没有理会。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剩余的半截扔到了地上,用脚拧了几下,站起身朝着公司宿舍的方向走去。默语披着鹏飞的外套跟在鹏飞的后面,不进也不远。今天虽然是他们俩个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了,此刻默语却觉的是自己的无能犯下的错。她心里有个诺诺的声音在和鹏飞说对不起,也在和袁平表示歉意。她完全处在自责的状态,鹏飞是什么时候停下的脚步?她完全不知,差点撞在鹏飞的后背上,还把自己吓到了。她刚想要说点什么,鹏飞突然转过身了,膛目结舌之时,鹏飞紧紧的把她楼在了怀里。

“不要动,就这样呆一会,一会就好!”

默语不再挣扎,感受着,鹏飞暖暖的体温驱赶着自己身上的冰冷,她闭上了双眼,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偎依在主人的怀里,酣酣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的情景,被刚好路过的小薇,看了个满眼。这样平和且温馨的画面无情地刺痛了她的双眼。当初小薇自己下定决心说“只要默语对鹏飞有一点点的留恋自己就退出”但是此刻她还是觉的这样的情景有些突然,她虽然胸襟博大,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有着一颗一样柔弱的心脏。她转身离开了,强忍的眼泪还是打湿了他的脸颊。

回到宿舍,她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因为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自己是该祝福他们呢?还是该恨他们呢?也许她是该恨他们的,但是为什么就是恨不起来?她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心情去工作,也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状态去面对。装作若无其事?不可能!这毕竟也算是失恋吧。

七: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人家说,秋是个收获的季节,也是个伤感的季节,此时对于默语来说还要再加上一句,那就是,秋也是个离别的季节。

小薇辞职后没多久,鹏飞也走了,说是去达成妈妈的心愿,所谓妈妈的心愿就是他的学业,他的父母离婚后,妈妈为了让他过的好一点,四处去打工挣钱,没时间管他,妈妈没生病之前,他就是班里的垫底生,好事没他,坏事处处有他,后来妈妈累倒了,唯一的心愿就是,他能走回正道,好好完成学业。看着妈妈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才意识到了自己身的责任。好在还不算晚,通过努力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听说当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虽然不是什么好大学,但他的妈妈绽放了满脸的笑颜。这次离开就是为了完成这最后的学业。

而袁平,开着车离开之后,默语给他打过几个电话,要不就是没人接,要不就是不在服务区。也不知道是过了几天,默语接到袁平发来的短信上面说:“默语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对不起了”

看到袁平有了消息默语心里闪过一丝的开心,她压制着抱怨的心情,在短信的回复框里写下,“没关系,你还好吗?”刚要发送,袁平又发来一条,上面赫然写着,“我们分手吧。”看着这几个跳动的字符,默语心间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落寞,她苦笑着,自言自语道:“这算是被甩了吧?”她删除了刚才写好的字,放下手机,像外面的走去,此时此刻她需要呼吸,需要一个敞亮的空间深深的呼吸。

她来到了公园,想起了初次来到公司时的情景,公园里满满盛开的花朵,还有鹏飞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着她,微微扬着的下巴,垂着眼睫,带着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的模样。那摸样依然清晰。后来她又想起了小薇,想起了她天使般的笑容,还有她们初次见面时,她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表情。其实说她是天使,还不如说她就是会魔法的精灵,她活的乱七八糟,不守规矩,依然有那么多的人疼爱她。再后来她又想起了袁平,想起了和袁平初次相识的情景,想起了昔日里的点点滴滴。记忆里全都是幸福,于是默语把小径走了一遍又一遍.......

秋已经深去很久了吗?一定是的,要不然,这初怎么会不屑一顾的登场了呢?默语站在曾经的街头有一阵风掠过,她突然觉的有点孤单。这段时间,就像是匆匆忙忙的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等梦醒时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相比之下,醒来后更孤单落寞些。

默语一个人走在公园小径,偶尔还会有三三俩的人走过,情景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找不到曾经温馨的感觉了。白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原来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

八:幸福是彩虹的模样

小薇离开后,默语接手了她以前的客户,为了对这些客户多一些了解,默语每天显的格外忙碌,她要不就是抱着厚厚的资料,要不就写写画画,上班时是这样,下班时回到宿舍也是这样,有时连吃饭也在忙着看资料。有同事问她,默语每天在写什么呢?是工作日记还是工作计划啊?默语,微笑着回答,是感想!其实她很清楚,她写的东西有时与工作有关有时与工作无关。不论是怎样,或多或少都有思念的成分。

时光不急不慢的缓缓进入了深冬,除了季节以为一切还都是原来的模样,默语也一样。只是忙碌了些而已。

默语渐渐的适应着忙碌且寂寥的生活,她偶尔会去公园的小径上走走,和她一起的可能是张鲜花,可能是李牡丹,也可能只有她自己。她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起小薇,想起袁平,想起鹏飞。想起他们之间发生的那些枝枝节节和细枝未节,虽然不是那么的感人,但却微妙的情感故事。有的时候默语会给鹏飞在上留个言,或者发个表情什么的,但是鹏飞从来没有回复。有时也给小薇留个言,小薇总是过了好久才回复,嗯,我很好,不用担心,亲你也要好好的哦。而此刻小薇的图像是不在线状态。看是温馨的话语,默语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后来的后来,默语依然重复着忙碌的生活。只是偶尔,克制一下自己想念鹏飞的情绪。

在忙碌的生活中日子的节奏总是略显为快,后来的后来,哼,确切的说,是鹏飞离开后的那个冬到一年后的另一个冬,再到现在已经是一年零7个月以后。

午后时分,云开了,雾散了,暖暖的阳光洒满了额头,刚刚被一场大雨清洗过的天空显的格外明朗。美丽的七月,袒露在了阳光下,梅花,栀子花,飞舞的蝴蝶,还有嫩嫩的叶子,所有斑斓的美,还有淡淡的伤怀,都不自觉地导引着七月独有的风情。

这些日太忙了,默语已经很久都没到公园走走了,此刻她刚刚踏上那条熟悉了很久的小径上,又看到那些曼妙飞舞的碟,又一次闻到那花的芬芳。她张开双臂企图拥抱团团袭来的美好......

“原来你在这里”这是默语期待了很久的重逢,它来的有点突然,是梦吗?她在想,哪怕真的是梦她愿意再梦一次,不过这一次要梦的再真些。她果断的回过头来,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着她,微微扬着的下巴,垂着眼睫,带着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多了几分成熟。其实默语设想过很多种他们重逢的场景,比如是....比如是.....只是当真真面对的时候,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慌乱。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找了你一大圈了”

“一直都没有回复过我的留言,我以为你消失了,我也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了,突然找我做什么?”默语的言语间满是怨言,其实她就是想让鹏飞解释给她听,而她也确实想知道。

“哦,没什么呀,”鹏飞一脸痞像,什么事情到了他这里都变的无所谓了,一向好脾气的默语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就爆发了,鹏飞停顿了几秒后,有接着说。

“默语,你说我们的房子买在什么地段好呢?”他若无其事的诉说着,旁边的默语确实一脸的茫然。好像一切都成了定居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次回来是为了做一场游戏!”鹏飞看着一脸茫然的默语,故意解释说。

“游戏?什,什么游戏?”默语越来越莫名其妙了。鹏飞却突然严肃了起来。

“默语,我们来做一场我爱你的游戏好不好?这个戏要演一辈子,所以我们要演的投入些再投入些。好不好?现在好多人都在做这个游戏,这个游戏一眼就可以望底,也许有些枯燥,也许有些乏味。所以我们要把我爱你演的真些再真些。等到离开世界的时候,我们就说,谢谢观看,来生再见!好不好?”鹏飞虽然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默语却听懂了,她本来想笑的,可是却满眼满眼的都是泪。她安静的靠在了鹏飞的怀里。

”默语,看彩虹,”

“嗯,彩虹好美呀!”

“是呀,彩虹是很美因为它是五颜六色的,幸福也很美,你说它是什么颜色?”

“幸福没有颜色,幸福应该是彩虹的模样吧。”

..........

尾声:.

之后鹏飞卖掉了老家的房子,用那些钱,和他大学期间开网店挣到的钱,在我们工作的城市买了一套房子,这样一来可以方便照顾妈妈,二来,可以和默语有个安乐的小窝。知道真相后,默语也是只有感动,只有幸福。再后来默语收到了小薇发来的图片,是结婚照,笑的美丽缠烂的新娘子正是小薇而旁边的新郎是袁平。还没等默语问起,小薇就说到,默语意外不?呵呵,不要意外一切皆有可能。小薇还是那么活泼可爱。默语也能感觉到她的字里行间里流露的幸福与甜蜜。她滔滔不绝的说起来,她和袁平认识的经过,大概意思是说,她离开公司后,和几个朋友在外面玩,不小心碰到了酩酊大醉的袁平,好歹认识了一会就把他送回了家,后来袁平为了答谢介绍她到自己上班的公司做了文秘。于是就有了后来。鹏飞知道后调侃说,真是造化弄人,转了这么一大圈,最后才各自归位了?(完)编辑:韩天宇

相关文章

上一篇:大明宫之恋

下一篇:二师兄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