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湖北莲藕产业网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一辈子,怀念我的叔叔
时间:2020-01-08   来源:湖北新市民网   作者:潘双咏  点击: 次
         叔叔,已去多年,但对他的思念却由远及近。热来热浓烈,每每回到老屋,推门第一眼就是神台上叔叔那双充满父爱的目光。
   
       

 
       叔叔,其实就是家父。我出生在中国那个非常年代,出生率虽高,但哪家的父母都把自己的儿女看的很金贵。过去,由于战乱、天灾,缺衣少食,医疗条件落后 和人们的愚昧,孩童不幸夭折的很多。于是祖祖辈辈迷信于孩子不是自己的或者命贱的好养活,所以我们这一带就出现了很多叫诸如:苕货、狗子,哈巴的。
 
       对父亲的称呼也有很多奇葩的叫法,如:伯伯、干爷、父(叔父)、叔叔等。以此来欺骗偷生娘娘。偷生娘娘传说是一普通民妇,因未生子而天天被婆婆虐待,一日婆婆不让她吃饭,她趁婆婆没注意偷吃,被婆婆发现,婆婆用木瓢失手将其打死,死后怨送子娘娘不投子女,害她被虐待致死,发誓与送子娘娘作对,看你送的多,还是我偷的多。专对刚出生未长牙,天灵盖没长拢的婴儿下手,以手按天灵拘走魂魄。她介于鬼界魔界神界之间,惧怕利器、狗头、镜子等辟邪之物。小时候就见过大人们在婴儿的摇窝里放着镜子剪刀之类的。
 
        我们这辈人,出生率最多,尽管日子很清苦,但是父辈们都乐观而慈爱,我们塆子不大,没有哪一家将父亲叫爸爸的。姐排行老大,从她开始就管父亲喊叔叔,为保险起见,又给他认了个穷到连老婆都没有的干爷(干爸),那时候,人与人之间都很朴实、厚道,这干爷一直当亲戚走动了好多年。
 
        哥排行老二,家里第一个出生的男丁,自然是恩宠有加,爷爷奶奶更是欢天喜地,关爱备至,寸步不离。还跟他认了一个叫贵宝的讨饭花子做干爷,据说每次花子来讨饭,奶奶总是用升子(量米的量具,十升等于一斗)盛一升子米给他,然后在升子角留一点点,那时候的人,讲究多,打发叫花子不能全部都给他,要留下一点带回来,免得自己没吃的跟他一样去讨饭。有一次花子来讨饭,莫出四角钱给我哥,吓得他躲在门后面硬是不敢出来,对于一个讨饭的花子而言,在那个年代出手已经是很阔绰了。
     
        儿时的我,是最不让父母省心的一个, 记忆中,叔叔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打过我们,最多也就在我们调皮或者惹出事来吓唬吓唬我们,儿时严厉的处罚不是挨打,而是不准吃饭。我家祖上也算是名门望族,后家道中落衰败。叔叔幼年丧父,奶奶被迫丢下大伯、叔叔和三叔、四叔兄弟四人改嫁。三叔因此不幸夭折,三兄弟投亲靠友,大伯和叔叔很小就跟家族中的爷爷长辈们一起扛码头打下手,发过签,送过水,做过饭,修过飞机场。给大户人家放过牛,挨过打,挨过饿,扛过水车。少年时期的叔叔吃了不少苦。同时跟着长辈扛码头也见过很多世面,能讲出很多做人的道理和历史典故。
      
       房族中有些长辈是练家子(习武),叔叔打小跟他们学过一些防身技巧,我们小时候曾经见过他的腰带,宽大结实,铜头子。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农村由低级社过度为高级社,我们塆不到十户人家为一个互助组(相当于生产队),一天晚上,叔叔跟塆的几个青壮年一起夸天,突然听到门口秧田有动静,估摸着是有人在偷秧苗,几个人操起家伙什出来查看,几个黑影从秧田窜起来就跑,有腿脚慢的跑不赢,丢下秧马躲进秧田旁边的芒草丛中,几个人追出来没看到人影,以为都跑光了,叔叔用棍子随意朝芒草丛里捅了两下,只听“哎哟”一声,一个人在里面求饶,因发现是熟人,也就让他走了。
 
       不料对方仗着塆子大人多,回去后就想倒打一耙,反讹一口,假装受伤用担架抬到乡政府(当时我们的乡政府在季田),政府工作人员明白他们理亏,建议双方自行协商解决,于是两个实力悬殊的塆子开始“谈判”。
 
       这场谈判不亚于单刀赴会,我方只要叔叔和另外两个人,而对方却几乎是一塆子的人,晚上黑灯瞎火,昏暗的油灯下黑压压挤了一屋子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带着家伙,还有人叫嚣:今天只怕是进得来,出不去。因有传闻我叔叔能对付几个人,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三个人将对方辩驳得理屈词穷,谈判无果而终。临出门,有好心人偷偷告诉叔叔,巷子口有埋伏。因有心理准备,叔叔走在前面,另外两个紧紧跟在后面,果然,叔叔刚一露头,一个锄头迎头而下,叔叔右手一档,左手就势握住了锄头往怀里一带,给此人来了个狗吃屎,叔叔上前狠狠地踹了几脚,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离开。
 
       从此,小塆子也就有了大声望,叔叔更是名声在外。到生产队时代,小塆子跟大塆子合并成一个生产队,有刚刚高中毕业的后生仔,在劳动休息的时候自持力气大想探探叔叔的虚实,突然从后面拦腰将他抱住,叔叔略施巧劲将其放倒,令在场的所有人叹服,这是我小时候亲眼所见。自此,再无人敢在他面前造次,顶多也就是口角之争了。
      
        七十年代,两个知青叔父下放回我们家,叔叔硬是用他坚实的脊梁,撑起了一个十口之家,还鼓励我们读书。清晰地记得,那时整个社会都在学习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学习黄帅反潮流。老师还号召学生贴老师的大字报,我哥将老师布置的作业告诉叔叔,叔叔把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通,还说:老师教你读书识字,有什么错?别人写,你不能写。我们当时不理解,但由此可见叔叔看问题有自己独到的眼光。
 
          后来我因自己的不努力,终于没能如他所愿跳出龙门,他恨铁不成钢,表面上理都不想理我,父子关系一度陷入僵局。这让他揪心了好长时间,后来,我渐渐地在挫折中成熟,明白了父爱的深沉与醇厚,我把对他的愧疚深深地藏在心里,默默地做一些悔悟的事来表白我之前的过失。
 
         有一年,他到我打工的地方去看我,晚上我们多少年后的第一次同床就寝,我把床整理得干干净净,睡在他的脚头边,半夜,他的腿突然抽起筋来,他跟我说,这是年轻时不听话,玩水玩多了闹下的病根,没事的。我紧紧地抱住他的双脚,过了好一会,他坐起来抽了根烟,然后给我压了压被子才重新躺下。回家后他跟好些人提到这件事,我后来才知道,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足足让他感动了好些年。
       
         叔叔是一本写不完的书,更有道不完的父子情怀,随着自己年龄的不断攀升,对叔叔——父亲这部书得以慢慢读懂,因为自己现在扮演的正是他当年的角色——父亲。
        
          多么的怀念您,我的叔叔!(完)
 
(编辑:张曦)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