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梦里的母亲
时间:2018-04-02   来源: 武汉新市民网   作者:李革胜  点击: 次

摘要: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母亲逝世二十周年 母亲来了,悄无声息地坐在床边,还是那样慈爱的目光,久久地粘连在我的脸上。胜儿,母亲轻轻地叫到。姆妈,好长时间没看见您呐,我好想您呀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母亲逝世二十周年
 

   母亲来了,悄无声息地坐在床边,还是那样慈爱的目光,久久地粘连在我的脸上。“胜儿”,母亲轻轻地叫到。“姆妈,好长时间没看见您呐,我好想您呀!”我激动地喊起来。母亲不理我,俄而叹了口气“胜儿,一定要少喝酒啊。没有身体,什么都干不成啊。”“好,姆妈”,“嗯,那我走了”,轻轻地,母亲起身似飘似行地走了。“姆妈,您别走,再坐一会儿”,我急叫到,然而,母亲没有回头。我叫着、哽咽着,以至于哭喊起来……蓦然醒来,枕巾已湿了半边。哎,原来是做梦。梦里,母亲又来了。
 

 

  


   总听人说,梦见去世的人不好,可我不这样认为。我时时刻刻都想梦见我亲爱的母亲。

   母亲从小在乡下生活,四五岁就开始洗衣做饭,饱尝生活的艰辛。20岁结婚后,住在武昌,父亲长期在汉口上班,回家很少。母亲又要上班、又要管吃喝拉撒、又要处理街坊邻里关系,里外一把手,几乎是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拉扯着有五个孩子的一大家子。

 
      我在家是老幺,小时候很调皮,有一次和街坊小孩站在长马凳上疯闹,凳子向后翻倒,整个人扑向面前的墙壁,牙撞掉了几颗,满嘴是血。那天深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轻轻地啜泣声,睁眼看见母亲正无比心痛地望着我,一手端着红糖鸡蛋水,一手用调羹小心地喂我喝,泪水滴在碗里,彼此都无言语,这一刻,我彻底被妈妈的爱融化了!在以后的生命中,这一幕时时从心灵的深处浮现,从来没有忘记,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还记得我十岁的时候,中午放学一到家,母亲马上拉着我去照纪念照。我天生不喜欢照相,母亲好说歹说哄着我到街上照相馆照了相。长大以后一看到这张相片,就仿佛又感受到母亲拉着我手的温暖。难忘的日子还有吃饺子和吃年夜饭。我家是南方人,而我天生喜欢吃面食,特别喜欢吃饺子。家里包饺子的次数不多,一年二三次。

 

    每当饺子煮熟时,母亲总是赶快把第一碗给我吃,至今我都时常回味着那白胖胖、香喷喷的饺子,现在再也吃不到了。平常家居节俭,可一年一度的年夜饭要吃好啊!准备年夜饭真热闹啊,妈妈从一大早开始要出去买几趟菜,然后和爸爸还有姐姐哥哥们一直忙到晚上转钟,煨莲藕排骨汤、炸肉元鱼块、炸翻饺、刮鱼参、蒸糯米元……我则穿着新衣服,计划着用压岁钱买爆竹烟花,和街坊小孩欢快地玩耍。寅卯不天光的时分,母亲就催促着家里人吃团年饭,说这样越吃越亮,预示着来年亮亮堂堂。于是我们赶快上桌,说了吉祥话后,大快朵颐起来!那种热烈、热闹、喜庆、暖心的氛围裹绕着母亲辛劳而满意的微笑,一直浸润到现在、到永远……  
 

   母亲无怨无悔地滋养、呵护、照顾着每个孩子和方方面面。那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经济,什么东西都要凭计划票买。母亲每个月省吃减用,省下肉食票、豆汁票、米面和钱,一是预备乡下亲戚来,让他们尽量吃饱;二是要给下放农村的姐姐、哥哥们送去点打牙祭的菜。母亲也有慷慨的时候,看到讨饭的来了,赶快舀上一大瓢饭、铲一大勺菜给他们,我亲眼看见,感激的泪光闪烁在讨饭人的眼中。

 

   为了哥哥能早点回城,母亲50岁就退休让他顶职。
 

   为了缓解家境困难,母亲去长江边“扛码头”,这种活儿对于男同志来讲都是超重体力的,妈妈一扛就是一天、一扛就是八年!每当我学习之间给她老人家送饭,看到母亲瘦小的身子,挑着近七八十斤重的红砖(或黑煤、黄沙)担子,踩着一双小脚,踏上长长的、窄窄的、颤颤巍巍的跳板,来来回回地在岸上和几乎到江心的货船间,吃力地挪动时,我的心都收紧了!我暗下决心,一定努力奋斗、争气争光,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八年间,母亲不慎掉下水自己爬上来过、被人误伤头部过、好多次累晕过,都没有辍工,至今想起这些,我的心都碎了!到了我上高三时,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母亲在忙着饭,“姆妈,今天没船来啊”“胜儿,姆妈不去上班了,专门在家为你做饭吃”我一下子愣住了,又高兴又迷惑,“你上学太累了,我照应得太少了!”母亲温和地说道,瞬间,我的心又痛又甜!

 
   以后的日子,我上了理想的学校、入党、工作、恋爱、成家、立业,母亲时而为我担忧,曾经为录取通知、工作分配通知的到来而一下子跪地感谢上天;时而为我骄傲,在身着警服的我陪立下灿烂微笑着照相;时而也生我的气,在我偶尔不听话或因工作忙有些日子没回去看望时......
   
   母亲身体长期不好,后来又患上溶血性贫血,就更加虚弱了。我成家后,把母亲接来住过一段时间,通过一个民间老中医的治疗,母亲的病明显好转,那段时光我们都很高兴。可母亲说住不惯、执意不久住,我拗不过,只好送她老人家回家了。(现在想来,母亲是怕耽误我的工作、拖累我啊!)之后,老人家又住过几次医院,但病一直不见好。



 

   
     1998年3月,母亲又一次住院,恰逢我出差,回后正准备去医院,姐姐打来电话,说母亲病重,我顿时慌了,马上赶到医院。老人家快昏迷了,我们立即着手转到协和医院。在和姐姐哥哥一起守护的日子里,看着母亲蜡黄浮肿的脸庞和紧闭的双眼,我痛彻心扉!我不时在医院20多层的楼梯间里反复上下,默默地祈祷母亲醒过来、好起来,我还远远没尽到孝道,我愿意减我10年的阳寿给亲爱的母亲,让我好好孝敬老人家!然而一切都已晚了,3月12日,亲爱的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那一刻,老人家才69岁!那一刻,我的天塌了!那一刻,我突然知道,会真的失去您!

 

   廿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人天相隔,无处话凄凉!在这二十年间,我时常在梦中与妈妈相见,看到妈妈在昏黄的光影里,凝望着我的慈祥的脸庞;在微暗的煤油灯下,缝补着衣服的双手;在晨曦的微光中,一身褐衫、拿着铁锹,轻轻掩门而去的瘦弱背影;在屋角的灶台边,忙碌而快活的脚步……而老人家勤劳善良、坚强乐观、开朗豁达的性情也时时潜移默化地激励着我笑面人生、笑面一切。
 

    许多年来,随着岁月的流淌,我周围也渐渐地有和我母亲一样的、伟大而平凡的母亲,在默默奉献一生后,默默地逝去。每当听到这些悲痛而无奈的讯息,我的心都会很痛!我和她们的孩子一样,又会升起对母亲没有恪尽孝道的自责,又会情不自禁祈祷:愿天下的母亲都福寿安康!长生不老!

 
   亲爱的母亲!妈妈!倘若有来生,请让我再做您的儿子,以弥补此生绵绵无绝期的遗憾……(完)



 

(编辑:张鑫)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

武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