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一生有一个伙计足矣
时间:2018-05-06   来源:中国-东盟同袍网   作者:蒙作龙  点击: 次

摘要:

    我跟伙计认识二十七年了,他是白裤瑶,留长发并把头包着,但从来不见他穿过白裤瑶的盛装,也从来不见他穿过客(汉)服,他平时只是一身普普通通的白裤瑶服装,冬天一对解放鞋
     我跟伙计认识二十七年了,他是白裤瑶,留长发并把头包着,但从来不见他穿过白裤瑶的盛装,也从来不见他穿过客(汉)服,他平时只是一身普普通通的白裤瑶服装,冬天一对解放鞋,夏天一双塑料鞋,袜子更不用说了,再冷他也不穿。我曾经问过他:“怎么不冷吗?”他回答很干脆,说:“冷,但太麻烦。”

     一个偶尔的机会,我与他认识了,并结为伙计。1989年9月的一个周末,我们几个年轻教师想开点荤,结伴去瑶寨买黑猪仔,我们先去瑶里大寨,找不到黑猪仔,然后又转到白岩小寨。伙计家就在白岩寨口的路坎下,三间较新的泥墙瓦房,当时是收玉米季节,他家侧门敞开着。当时我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到了门口,不敢擅自跨进,有一位本地老师先进去,我随身也挤进了,屋里空无一人,我们喊“有人在家吗?”

   有一中年男子在楼上应了我们:“在呀。”
 
    进门的右手边,有一固定的大鸡笼,可容四、五十只鸡,左手边是用几块木板和篱笆围的房间,从板缝中可看到里头,看样子是主卧了。中间一间是主房,没放什么东西,大门设在这间,大门没有楼梯出门,只能在门坎上止步,第三间的前半间是厨房,后半间是放柴火的地方,墙角幽暗的地方还有一地窖酿酒灶,我第一次见此灶。



   人要下到一米深之处烧火,放酒潲的铁锅平房子里地平线,酿酒木蒸子分两节,连锅那节一般是固定的,上面那节是活动的,酿完可以拿走……我还沉迷于这些较独特的酿酒工具时,那个中年白裤瑶男子站出楼口,对我们微笑,他下楼那动作,60多度的圆木楼梯,他肩挑空箩筐,不用手扶楼梯,步健敏捷地下来了,如此的熟劲,我看傻了眼。他认得我们其中一个,于是就笑呵呵地问道:“吃老师,你们来有什么事?”我懵了好久,一下子才回个神来,他把“徐” 说成“吃” 了,这应该是瑶语方言作怪吧。接着我们说明了来意,他把箩筐一甩,说:“有,你们坐下等我。”他火燎地跑出门了,边跑边喊“等我哦”。

     等他出门后,我们三男一女老师面面相觑,他家的板凳,大门边那几张都是三脚板凳,又是灰尘垢面,怎么坐呢?当时一起的,我年龄较小,我轻手快脚地跑岀门去折了些树叶,抹好板凳,递给他们坐。约十多分钟左右,听到他跑回来的脚步声,我出门一看,他手上抓着一只四斤多模样的大公鸡,笑哈哈地说:“我去坡上捕得一只野鸡来,等下我们送酒。”

    我们几个都站起来说不用杀鸡,他哪听我们的劝说,不由分说地先把鸡给杀死了,他才生火烧水。他一边忙修鸡一边和我们答话,说学校他也认识很多老师,政府领导也有几个,他大大咧咧,笑容满面,激动得说话口水四溢,他那好客的劲儿,我无法用语言表述。我也帮他烧火煮饭,你一言我一语,还有他那朦胧不清的客(汉)话,说:“我经常出去,南丹、罗富到处都走过,上到麻尾,下到金城江,柳州那个外国的,我还没有去过……”,这番话,引来大家捧腹大笑。
 

     不知不觉,饭菜都熟了,他家没有饭桌,他拿一[图片]张簸箕充当饭桌,我问他家里人呢?他说去田坝做活路了,夜了才回来,我用一大碗舀了鸡肉留给他们,他总是说不用,由于我的执意要留,他才罢休。我们四个男人四个碗,斟满满的酒,那两个老师有点无奈的样子,说酒量问题,不能喝酒,他却说不喝一碗酒是没有猪仔给的。他们为了得到猪仔,也眯起眼睛,鼓足干劲喝了,吃点饭菜,他们找些借口出门聊天去了,他看他们不能喝酒,也就认可了。交谈中,他懂得我也是瑶族,很高兴,我们俩喝第二碗,接着第三碗,我没说太多的话,默默地陪着他,到第四碗,他自已说:“蒙老师,我们打(结为)伙计吧?”我也爽快地答应了,这第四碗酒是我们打伙计的见面酒了,我一口干了,而他已有些摇愰,碗里的部分酒洒落在地上,我略扶他一下,说没关系,留点给“土地”喝吧,我这么一说,他更加舒服,爽快地把碗里剩下的酒一口也喝完。放碗后,他说他根本没有猪仔,我们几个听到后,很感失望。
 
       缓了几分钟,他又说“我哥哥有”,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他摇摇摆摆上前,带着我们往大寨里走去,到了他哥家,我们按市场价给他哥,他哥也没意见,称了两只黑猪仔给我们,我们回校的一路上,谈论起这个“伙计”,都觉得他有点意思。

      我的伙计原本没名字,因为他爸妈没文化,他也没读过书,老人取个瑶名给他,叫“坏”。派出所为了给村民办户口,也给他取一个“黎老二” 的名字,同时也给他爸取一个名字,叫“黎老三”。在白裤瑶地区,儿子何老大,父亲何老满,女儿黎大妹,母亲黎小妹的,类似的名字不以为鲜。他上有父母,下有两儿两女,他的两个儿了和大女儿也没读书。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多次去动员他,他才勉强给满妹(小妹之意)去读书,满妹也很争气,现在已读到大学四年级了。如此的家庭能培养出一位女大学生,真不简单。

      满妹一上大学,他来我家就更加密了,每次赶集,他喝酒后一定来找我,反复问同一句话,说:“伙计呀,我没后台,又没钱,满妹去读大学有用吗?”三年多了,每次我也反复用同一句话回答:“有用,回来找工作包在我身上了。”我懂得我这句话的分量与责任,但不这样讲,他是不会放心回家的。像他这样的群众 ,我碰太多了,他们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因为我们这里读完高中、上了大学还来帮“文盲土豪”打工,大有人在,我能说些什么呢……

      去年七月的一天,下午三点多钟吧,他匆匆地来找我,说房子倒了,幸好当时没人在家。我马上开车随他去,哦,原来是酿酒那间,倒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好危险了,我帮他打电话给村干部、乡干部。
 

 
 
    他们都说忙,过两天才能来照相。我安慰他说:“旧不去新不来,我帮你打个报告,申请一个危房指标吧。”他是个乐观人,还说杀鸡招待我,要我们喝几杯,因为我还有课,不能久留。平时我们也经常往来,他经常送些青菜、火炭、新米之类的给我,我也常送些衣服给他小孩,凡是过瑶族节日,我们都在一起,分享我们朴素而有义意的民族节日。

    之前,我们在一起,他总问满妹今后找工作的事,这次他没有问满妹的事了,转问我儿子的事。

    “蒙老弟去哪里读书了?”那天他没醉酒,问得很认真。

    “去南宁读大学了。”我告诉他。平时他是不太关心小孩读书的,满妹读小学、中学,他从没过问,也从来不参加过家长会。今天他突然那么关心我儿子读书情况,我心存感动。我们没聊多久,我就驱车返回学校了。一路上,一幕幕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九九七年七月八日,是我儿子的满月的吉日,我的亲戚朋友都拿鸡拿蛋来看望过,按地方风俗是要办满月酒,请他们吃一餐饭,当时我没钱,我曾想借学校经费,但听校长说不能挪用公款,没办法借给我,我也很理解。为了借钱办儿子的满月酒,我到处厚颜伸手,最后一分钱也借不到,弄得我非常尴尬,日子接近了,急得我焦头烂额。从此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是我的无能或是社会的不公,在教师行业奋斗八个年头了,身无分文,在借钱的道上如此狼狈不堪,自己平时还把“人类灵魂工程师” 的桂冠戴于头顶上而沾沾自喜,这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或是现代的孔乙己,非我莫属了。
 

 
      正在我左右为难之时,还是我的伙计给我雪中送炭来了。他来到教室外面,我们在上课,他毫无顾忌地大声直呼我的名字,等我出来,他直接了当说:“拿一万去办满月酒吧,如果没够,我那里还有,可以给你。”说完他把厚厚一叠钱交给我,然后转身就走了。当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学生都探出头来看我们,当时激动、心酸之情一齐上了我的心头,我只好回头进教室,带着难以言传的情绪继续上完那节课。
     
     办酒的那天,他来得非常早,帮我砍柴烧火,做了薛仁贵“火头工” 的活儿。




     酒席上他没喝太多的酒,客人走完后,我们俩个伙计就单打独斗了,因为我老家是都安,他叫我“南拳”, 我说他“北腿”,我们俩伙计喝酒从来不耍杯,你一杯来我一杯,酒喝多了,我们飘飘然起来,胡言乱语,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了不起,当时我们比阿Q还阿Q。他总反复说我“都安炮”, 我却回答说:“都安炮,炮炮响,……火烧南丹不关都安事……”之类,声音愈来愈大,后来却变成呢喃的诉语,且渐且息。
     
    第二早醒来,妻子告诉我们。你们俩酒醉后,伙计说:“我有好多好多的鸡,还有十几头牛……”,你却说:“我有好多好多知识,可以教好多好多学生……”,我们听后,相视而笑。吃过早餐,我递一瓶酒给他说:“回家喝。”他毫不客气地接了,转身往街上走,他走得那么神采气扬。我把这桩大事办完,心里轻松了好多,迈着大步向教室走去……







   作者简介:

    蒙作龙,笔名朦胧,广西南丹县里湖瑶族乡民族中学教师,中学一级教师,曾被评为(2005年至2008年)河池市优秀语文教师,曾被评为南丹县优秀班主任之称号,河池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南丹县作家协会会员,铜鼓文学社社长。曾有教学论文发表在《现代教育教学论坛》、《中国新教育研究》、《中国基础教育研究》、《中国教育改革论丛》、《广西教育学院学报》、《广西教育》、《中国家庭教育》、《河池教育》等教育刊物上;有散文发表在《辽宁青年》、《作家文学》、《百姓文学》微信平台、《文学微刊》、《霜花》、《河池日报》、《南丹文学》、《寿乡》、《瑶人文学》、《铜鼓文学报》等报刊上。


    曾多次指导学生习作发表在《学苑创造》、《河池日报》、《锡都报》、《铜鼓文学报》等报刊上。2015年、2016年参加河池市教育局举办的“学习莫振高同志先进事迹”、“我身边的师德榜样”征文活动中分别获得一等奖、二等奖。2017年参加“扶贫征文大赛”获一等奖。尚待出版个人散文集《我是一棵小草》、《零碎的记忆》(四十多万字)及民族传统文化《白裤瑶民间故事选》等。(完)


(编辑:张新宁)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

武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