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家 叔
时间:2018-04-01   来源: 武汉新市民网   作者:缪建怀  点击: 次

摘要:

    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又是腊月二十四,我遵循惯例驱车回乡下老家,送上一瓶精装蜂蜜给我们的家叔。 老人家今年八十高龄,这大半辈子的辛劳与喜乐哀愁写在他布满皱

     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又是腊月二十四,我遵循惯例驱车回乡下老家,送上一瓶精装蜂蜜给我们的家叔。
 

   老人家今年八十高龄,这大半辈子的辛劳与喜乐哀愁写在他布满皱纹的面额上。一晃已过去几十个春秋,每每回到老家,我总习惯地找到老叔坐坐聊聊,而每次的见面,老叔那张庄稼人亲切的笑脸让人感受到无比的親切和谐,这大概是我们家族人的血缘、亲缘、人缘一脉相承代代相传吧。
 

    家叔名叫缪保民,称他我们的家叔,是因为他与我父亲是堂兄弟。在湾里,我们这个“房头”最大,三十多户人家中占了大半,爷爷辈就有兄弟五人,到父辈——我辈如“雨后春笋”。所以,直到今天,健在的仅此叔年龄最高,在全湾也是屈指一数的德高望重、才艺双馨的长老。
 

      家叔读了六年的祠堂私塾,天生聪明、开明、精明。早期的农村缺乏的就是文化人,当队长不必什么文化,而当会计,没文化就不成。我记事起,他就是会计,常常看到他手里夹着笔,算盘打的一流水,极具个性的钢笔、毛笔楷体书写在账簿上,全湾的劳动日工分、分粮花户账、土地面积上缴税、水利任务完成情况等公示清单张榜公布,字迹笔法公正秀丽。从大食堂、大集体,再到责任田,几十年担当会计干净利落,清清白白。家叔的农村基层会计生涯,以其敬业的精神、严谨的作风,一路走来,现已是白发苍苍。直到八十年代,我开始学习会计专业时,更加领会家叔的那份坚守和不易。会计职业一要有优良的职业道德是基础;二要讲究政策理论水平是关键;三要具备过硬的计算技术是重心。我心中的家叔,往往是白天要参加劳动生产,所谓的办公多在夜间的煤油灯下,作为同住在一个小村子,那宁静的夜晚,甚至是一觉醒来,时常听到家叔那熟练拨打算盘发出的声音,是那么有节奏,嘀嘀哒哒嘀……极具乐感。
 

    家叔酷爱文学,他有着丰富的阅历,啃完了名著《水浒》、《三国》、《红楼梦》、《西游记》……,直到老来也还是如此,《上下五千年》、《诸葛亮》等历史名作仍书不离手。他被全湾老少称为“土秀才”绝不失色,逢年过节,他几乎包揽了家家户户的对联书法,当然喽,都是义务免费。
 

   当地十里八乡最出名的京胡师非家叔莫属。他八岁开始习琴,大人们说,那时的他坐在学凳上拉琴,脚不沾地,学琴十分地认真刻苦,十来岁跟班子出门演唱卖艺走四方。他珍藏在手里那把酷似“古董”的京胡已近七十年,算是玩“转”了。记忆中,家叔的琴艺给我们那个小村庄的乡亲带来了无比的快乐,夏天的农村纳凉多聚集在稻场,我们小孩们躺在竹床上,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边倾听着家叔自拉自唱,时而也有爱好者配唱几段,尤其是老队长名又爹的“悲亚”动人心弦。他模仿名家沈云骇还真是“到位”,一段下来,掌声四起,接着又是一场热烈的剧情议论,秦香莲、宝莲灯、四下河南、三世仇、白扇记、玉堂春等等,等等,彼此起伏至深夜,白天的勞累仿沸忘得一幹二凈。
 

   在那個“穷快活”年代,家叔每每拉起心爱的京胡,唱起优美的传统剧曲之时,就是一次次地推动和传承群众文化,为弘扬民间文化艺术注入新鲜血液,为战胜贫穷的乡亲们送去了极大的精神力量,他的举止言行,深刻地影响着这个村子的人们。而今,在他的晚辈们中,许多人也爱上了这个行当,但是,想达到家叔那個自拉自唱的水准,那还得下更深的功夫。
 

   如今,家叔年事已高,他仍保持着十分健康、乐观的心态,做事、做人仍然是那么亲近、温和,他几十年追求艺术和品行如此的接地气。他养育俩儿仨女,已是四世同堂,里孙外甥一群,家婶已逝多年,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孙们长大成人婚嫁自理,都在外面的世界打拼,逢年过节回来不下二十人。年过节去,老人独守空门。好在他勤劳大半辈子,身子骨还算硬朗,一年四季种点瓜菜仍是他的根本,自足有余,富余的时间看书、看戏,拉拉京胡,这类生活是他的天伦之乐。在乡下,他早年的“知音”搭档相继“走”了,之所以多少有些寂寞,他潔身自律,從不染堵,只要附近哪儿唱戏,老叔准得到场。他看戏是用心投入,看的是门道,脚手在打拍子,口在微微动,身子也常随人物唱腔而摇动,那才是真正的過隱。附近那些熟人喜欢挨他而坐,好问问情节,他乐意给释义讲述,历史传统剧目他是精通到位了。近几年区老年大学赴新洲邾城街刘集星光老年公寓慰问演出时,老人按捺不住内心激动,自报奋勇,现场即兴,被请上舞台献艺,赢得观众长时掌声。
 

   家叔有个心愿,他就是希望中华传统楚剧能够代代相传,深深扎根在民间。
 

    作者:武漢市新洲区红十字会医院退休職員、武汉作协会员、新洲举水文化研究会会员,《举水文学》杂志编委。曾在報刊媒體發表大量通訊報導、散文、隨筆和報告文學。



 
 

  (编辑:张曦)

上一篇:畜生论

下一篇:梦的母亲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